世界杯参赛国科普之比利时足球地理:荷法德三国演义?

朋友们好,我是图述数说,一个喜欢做地图的小微UP主,我们本期的世界杯参赛国足球地理要讨论的是比利时王国。

比利时号称“欧洲红魔”,是世界杯的常客,其国内最高级别足球赛事是比甲,共有18队,他们的分布并不平衡。

世界上是没有比利时语的,比利时是一个拥有多种官方语言的国家,其中北部的弗拉芒语区有12支球队,双语的布鲁塞尔有2支球队,南部的法语区有3支球队,东南部的德语区虽然面积很小,但也有一支球队。

因为弗拉芒语区球队最多,所以我们从此处开始论述。弗拉芒语是荷兰语的一种方言,因为其流行的地区——比利时西北地区——在中世纪时期属于佛兰德斯伯国,所以又被叫做弗拉芒语。

弗拉芒语区共有5个省,最西面的是西佛兰德省,拥有4.5支比甲球队,在比利时各省中排名第一,尤其是拥有全国唯一一支滨海球队——皇家奥斯坦德足球会(Koninklijke Voetbalvereniging Oostende)。

因此,奥斯坦德的昵称是海岸男孩(De Kustboys),他们的主场则是沙滩之旁的迪亚兹竞技场(Diaz),容量为八千余人,迪亚兹是体育场的冠名赞助商,一家比利时窗户饰品制造商。

皇家奥斯坦德的视觉符号很有设计感,由K、V、O等3个字母构成,简约大气,但他们的历史成绩一般,至今尚未在顶级联赛和杯赛中获得过奖杯。

奥斯坦德以东20公里外的布鲁日是西佛兰德省省城,它并不沿海,但通过博杜安运河与滨海布鲁日相通,城内的布鲁日和色格拉布鲁日共用扬·布雷德尔球场。

扬·布雷德尔是14世纪佛兰德斯伯国布鲁日城的一位屠户,因为组织过抵抗法王的入侵战争而成为民族英雄。佛兰德斯伯爵原本是法王的十二显贵之一,但因税务纠纷渐生嫌隙,在1302年的金马刺之战大破法军后,基本终结了其与法国之间的隶属关系。

布鲁日已经从本赛季的欧冠小组赛突围,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利时球队,那色格拉布鲁日又是一支什么样的球队呢?其实,色格拉的意思就是“俱乐部”,这两队的全称分别是“皇家布鲁日足球会俱乐部”与“皇家布鲁日体育会俱乐部”。

二者相比,布鲁日足球会的实力更为强劲,是唯一进入过欧冠决赛(1977-78赛季)的比利时球队,但最终输给了利物浦,并且是他们第二次输掉欧战决赛,第一次则是在1975-76赛季的欧联杯,对手也是利物浦,堪称苦主;在国内方面,布鲁日获得过18次比利时足球联赛冠军,仅次于首都的安德莱赫特,故而他们之间的比赛被称作顶尖德比。

西佛兰德省最南面的球队是皇家科特赖克足球俱乐部,他们的老板是华裔马来西亚商人陈志远,他也是刘德华妻子朱丽倩的舅舅,旗下还拥有一支前英超球队——卡迪夫城。

皇家科特赖克的主场是金马刺球场,因为前文所提及的金马刺之战就发生在科特赖克附近,金马刺之名是因为佛兰德斯人在此战缴获了数百件法国骑士的金质马刺(Golden Spurs)。

虽然法军输掉了金马刺之战,但因为大量中小贵族阵亡,此战在一定程度上反而加速了法王的中央集权进程,起到类似作用的还有英法之间的阿金库尔战役,法国最终在路易十四时期成为欧陆第一强权。

聚尔特-瓦勒海姆体育会,这是一个跨省球队,其注册地在东佛兰德省根特管理区的聚尔特市,而主场——彩虹球场则位于西佛兰德省科特赖克管理区的瓦勒海姆市,由皇家瓦勒海姆体育会(Koninklijke Sportvereniging Waregem)与聚尔特足球会(Zultse Voetbalvereniging)在2001年合并而来。

彩虹球场之名源于它曾作为1957年世界公路自行车锦标赛的终点所在地,第一个达到终点的车手被授予了“彩虹战衣”,故此得名。

聚尔特-瓦勒海姆有时也被译为“威尔郡”,也就是把“瓦勒”翻译为“威尔”,“海姆”翻译为“郡”,但这个译名并不合适,因为比利时并没有“郡”这一级行政区划,很容易让人误解。

东佛兰德省除了拥有一半的聚尔特-瓦勒海姆,还完整地拥有皇家根特体育会(Koninklijke Atletiek Associatie Gent),它也是该省最强的足球俱乐部,曾获得过2014-15赛季的比甲冠军,并与西佛兰德省的布鲁日组成佛兰德斯德比。

皇家根特的标志很独特,一个比利时球队为什么会选择北美的印第安人作为球队象征呢?这是因为在根特成立之初,一支名叫“狂野西部”(Wild West)的美国马戏团来到比利时巡回演出,俱乐部在观看后大受震撼,他们很钦佩美国中西部地区印第安酋长的“战士精神”(warrior mentality),故而将其作为视觉符号的主要灵感来源。

皇家根特的主场是容量为2万人的盖拉姆科球场,盖拉姆科(Ghelamco)是一家比利时地产公司。

东佛兰德省东北方向的安特卫普省是比利时人口最多的一个省,2019年时约有186万人,将近占全国的六分之一,目前拥有3支比甲球队,实力最强的是皇家安特卫普足球俱乐部(Royal Antwerp Football Club),它也是比利时极少数采用英语命名的球会。

皇家安特卫普的昵称是“伟大的老家伙”(The Great Old),因为他们组建于1880年,比皇家比利时足球协会还要早15年,是比利时现存的最古老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所以在比利时足协引入编号系统时,其理所当然地获得了1号。

安特卫普的主场是博苏尔路之旁的博苏尔球场,其容量为1.6万人,博苏尔(Bosuil)在荷兰语中的意思是“西灰林鸮”,一种黄褐色的猫头鹰。

安特卫普是比利时第二大城市,人口超过50万,其城南20公里外的梅赫伦仅有8万余名居民,但皇家黄红梅赫伦足球俱乐部曾获得过两项欧战赛事的奖杯,1987-88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以及随后的欧超杯,算是小城球队创造的足坛奇迹,而且此后至今,尚无比利时球队再次获得欧战冠军。

梅赫伦的主场是“军营后阿法斯球场”,因为它的前方曾经是一座军营,而阿法斯指的是球场的赞助商,一家荷兰软件公司,他们同时也冠名了荷甲球队阿尔克马尔的主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传统的足球事业之外,梅赫伦近年来也在大力发展电子竞技,并在官方网站专门设置了电竞板块。

安特卫普省第三支比甲球队是升班马皇家韦斯特洛足球俱乐部,他们来自蒂伦豪特管理区的韦斯特洛市,管理区(Arrondissement)是比利时的第三级行政区划,介于省和市镇之间。

韦斯特洛组建于1933年,并在1994年获得了“皇家”之名,他们的成绩波动很大,从安特卫普省内次级联赛到比利时全国顶级联赛都有参与,最主要的成就是获得2000-01赛季的比利时杯。

韦斯特洛的主场名叫“小浴缸”,据说此名借鉴了荷兰鹿特丹球队费耶诺德的主场——“浴缸”(De Kuip)。“小浴缸”的容量在比甲位列倒数第一,但对于韦斯特洛来说已经够用了,因为全城仅有两万余人。

安特卫普省的东方是林堡省,需要注意的是,它与荷兰的林堡省接壤,两地分治是因为荷兰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在19世纪30年代瓦解,比利时获得独立,并把联合王国十七省之一的林堡省分为了东西两部分。荷兰林堡省现有一支荷甲球队——锡塔德幸运女神,比利时林堡省则拥有两支比甲球队——亨克与圣图尔登。

亨克的全称是皇家亨克竞技俱乐部(Koninklijke Racing Club Genk),他们长期活跃在积分榜的上半区,多次参加欧战,最有趣的一次经历是在2016-17赛季欧联杯的八分之一决赛遇到根特,这两队的简称仅有一字之差,最终是亨克挺进八强,但随后输给了西班牙的塞尔塔。

在城市方面,根特是东佛兰德省省城,也是比利时第三大城市,仅次于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而亨克仅仅是林堡省哈瑟尔特管理区之下的一座小城市,全城仅有6万多人。

但亨克的青训系统极有成效,堪称“实验班”,曾培养德布劳内、库尔图瓦、卡拉斯科、特罗萨德、卡斯塔涅、本特克、奥里吉等著名球星,他们走出比利时后,主要在英超效力。

亨克的主场是切格卡竞技场,冠名赞助商切格卡是一家比利时IT公司,它的容量在现有的17座比甲球场中排第三,仅次于标准列日的莫里斯·迪弗拉纳球场和两个布鲁日共用的扬·布雷德尔球场。

皇家圣图尔登人足球俱乐部(Koninklijke Sint-Truidense Voetbalvereniging)简称为“圣图尔登”,他们与亨克一样属于哈瑟尔特管理区,其所在的圣图尔登市是为了纪念公元7世纪时期的法兰克贵族图尔登(Trudon),他在此处兴建修道院,并成为城市的起源。

圣图尔登的昵称和英冠的诺维奇以及土超的费内巴切一样,都叫“金丝雀”,其主场则是城西斯泰恩街区的斯泰恩球场。

林堡省西南的弗拉芒布拉班特省是弗拉芒语区顶级联赛球队最少的一个省,仅省城拥有一支比甲球队——鲁汶老海弗莱(Oud-Heverlee Leuven)。

鲁汶是比利时第8大城市,而老海弗莱指的是城南的老海弗莱镇。“老XX”是世界上常见的地名命名方式,例如英国有老特拉福德,湖北有老河口,上海有老闵行,南京有老门东。

鲁汶老海弗莱的主场是登·德里夫“王权”体育场,因为他们与英超的莱斯特城同为泰国王权国际集团旗下的足球俱乐部,算是狐狸城的“兄弟”。

比较奇怪的是,鲁汶老海弗莱在中文语境中被翻译为“奥哈瓦里”,这真的很无厘头,我们在专业性的道路上还是有许多工作要做呀。

比利时在上世纪后半叶进行了大规模的行政体制改革,形成了独特的两极联邦制(Bipolair federalisme),不仅根据语言划分出弗拉芒语社群(Vlaamse Gemeenschap)、法语社群和德语社群,其主管教育、文化等个人事务;而且还平行设立了主管经济与环境等社会事务的大区(Region),即弗拉芒大区、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首都大区。

因为弗拉芒语社群和弗拉芒大区的辖区完全一致,因此组成了一体化的政府,但法语社群政府、德语社群政府、瓦隆大区政府和首都大区政府都是相互独立的,再加上主管外交和国防的联邦政府,比利时全国共有6个政府,这种体制在全球范围内是很特殊的。

布鲁塞尔大区共有19个市,其现有的两支比甲球队在具体的行政区划上都不属于大区中央的布鲁塞尔市,而是分别来自安德莱赫特市和福雷市,当然这些自治市镇相距都很近,事实上已经连为一体。

皇家安德莱赫特体育俱乐部(Royal Sporting Club Anderlecht)是比利时历史成绩最好的球队,共获得过34次联赛冠军,其主场是乐透公园,乐透是比利时的一家彩票公司。

在欧战方面,安德莱赫特也颇有斩获,曾赢得过两次欧超杯、两次欧洲优胜者杯和一次联盟杯,比较契合布鲁塞尔“欧洲首都”的名号,因为在欧盟的四个主要机构中,欧洲理事会、欧盟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都位于布鲁塞尔,欧洲议会也在布鲁塞尔设有办公区。此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总部设在布鲁塞尔东北远郊。

圣吉罗斯的全称是皇家圣吉罗斯联盟(Royale Union Saint-Gilloise),但他们的主场并不在圣吉罗斯市,而是在南侧的福雷市,名为约瑟夫·马里恩体育场,其纪念的是俱乐部前主席,他是一名长跑运动员,曾获得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马拉松项目的第56名。

布鲁塞尔本来是一座荷兰语城市,但比利时在独立后为减少荷兰的影响,曾经把法语作为唯一官方语言,使得整个都会区逐渐以法语为通用语言。而除布鲁塞尔之外,法语也通行于瓦隆大区的绝大多数城市,只有大区最东部的9个城镇属于德语社群。

瓦隆大区人口最多的城市是埃诺省首府——沙勒鲁瓦(20.1万人),城中的皇家沙勒鲁瓦体育俱乐部(Royal Charleroi Sporting Club)有着和意甲豪门尤文图斯一样的昵称——“斑马军团”。

沙勒鲁瓦的主场是沙勒鲁瓦地区球场,沙勒鲁瓦地区是一个工业革命时期形成历史区域,以煤矿开采作为主要产业。

瓦隆大区的第二大城市是列日(19.7万人),因此与沙勒鲁瓦组成瓦隆德比(Wallonia derby)的是皇家标准列日,其“标准”之名主要是借鉴了英国人于1890年在法国巴黎创立的标准运动俱乐部。

标准列日获得顶级联赛的次数(10次)排全国第四,位在安德莱赫特、布鲁日和圣吉罗斯(11次)之后,但他们是征战在顶级联赛时间最长的球队,共参加了总共119个赛季中的103个赛季,而且从1921年至今从未降级,已达百年,其主场是以俱乐部前主席为名的莫里斯·迪弗拉纳球场。

此外,火爆的比利时国家德比(Clasico)正是由标准列日和安德莱赫特一同组成,“红军”标准列日以激情与承诺为特征,而“紫军”安德莱赫特以华丽和优雅为主题,这不仅仅是一项体育比赛,更是两个城市和两种心态之间的竞争,尽管列日只是比利时第五大城市,似乎并不能和布鲁塞尔同日而语。

但列日被誉为“热情之城”,拥有强大的工业遗产,其居民代表着严肃的工人阶级形象,列日要塞曾在一战硬扛德军;相比之下,布鲁塞尔被视为资产阶级的富裕城市,养尊处优、身为一国之尊的利奥波德三世在二战则涉嫌叛国。

不过,由于弗拉芒大区的安特卫普、布鲁日、根特和亨克在最近十年展示出的优秀表现,标准列日和安特莱赫特想要再续往日的绚烂色彩,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

列日位于两河交汇地带,其中默兹河上游的瑟兰是列日的卫星城,城中的比甲球队是皇家瑟兰足球俱乐部,它有时也被翻译为塞莱恩,但瑟兰是《外国地名译名手册》提供的译名,我们以其为准。

瑟兰长期存在于比利时第三级别联赛,上赛季是其升入顶级联赛的首个赛季,但最终位列17名,通过升降级附加赛才艰难地完成保级,他们的主场是派雷球场,附近有一条同名的街道。

列日省最东面的比荷卢德四国边境地区生活着7万多以德语为母语的居民,他们组成了比利时最小的联邦实体——比利时德语社群政府,其辖区面积为854平方公里,大概和两个海淀区差不多大。

此地原属德意志第二帝国普鲁士王国的莱茵省,但是在《凡尔赛条约》中被割让给比利时,并且在二战后再次得到了确认,并因其地理位置而被称为东比利时。

德语社群的首府是奥伊彭,一座仅有一万多人的小城,城内的皇家奥伊彭综合体育会(Königliche Allgemeine Sportvereinigung Eupen)是一支比甲球队,他们有时被翻译为欧本。

但“奥伊彭”的译名来自中国地名委员会编纂的《外国地名译名手册》,为了实现外国地名汉字译写的统一和规范,逐步消除外国地名译名混乱的现象,我在这里特此说明。

奥伊彭的球衣以黑白两色为主,因此昵称是“熊猫”,他们的主场是克尔维格路之旁的克尔维格球场。

从下赛季开始,比甲就只有16队了,所以现在是最后一个有18支球队的赛季,他们的分布呈现出北强南弱的格局:背靠荷兰的弗拉芒大区坐拥12队,其下辖的每个省都有顶级联赛球队,尤其是西北沿海地区的西佛兰德省,拥有4.5队;而整个瓦隆大区也仅有4队,瓦隆布拉班特省、那慕尔省和卢森堡省都没有比甲球队;至于德语社群,虽然仅占比利时全国人口的千分之七,但仍有征战在比甲的皇家奥伊彭。

本期内容到此结束,我们下期将把视野移至中亚,已经拖更半年的塔什干足球地理该画上句号了,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嘛,请您保持关注。

以上是由图述数说原创的第98期足球地理,创作于上海杨浦,欢迎评论、点赞与转发,与您一起探索真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