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于非洲贫民窟的他是切尔西传奇更是全英超最伟大射手

2018年,40岁的德罗巴,在凤凰重生(另译:菲尼克斯新星)没能用一座冠军奖杯告别,他败给了比他更年轻的晚辈后生们,至此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球员生涯。遗憾与否?

对这位闯荡过三个大洲多国联赛的老将来说,他参加过的决赛不计其数,输赢都有,他习惯了;可是对一位战功卓著的球员来说,那仅仅只是他无数个职业生涯中的一个片段、一段缩影而已。

几个世纪以前,科特迪瓦曾是西非地区的经济、贸易重镇,因而招致了许多垂涎的人,后来又与法国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并拥有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法语名字“象牙海岸”。不过在这片与几内亚湾相邻的沃土上,同样也孕育着许多挚爱足球的孩子,1978年3月11日出生在这里的迪迪埃·德罗巴就是其中之一。

地处西非地区的科特迪瓦,曾经也是一片富饶、繁华之地,然而因为殖民、战乱、内斗等缘故,它变得面目全非、残垣断壁。为此,生活在这里的孩子自然无法与欧洲的,甚至是南美的相比,虽然他们也喜欢踢足球,也渴望成为职业球员,但是赋予他们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条件更是艰苦到让你无法想像。

来自阿比让省的德罗巴,小时候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幸好他有一个曾是科特迪瓦国脚,后来又在法国发展的叔叔,这才把他带到了法国继续自己的足球梦想。那一年,德罗巴只有5岁,踢的位置是右边后卫,而他为了加入一家俱乐部的青年队,曾经辗转于法国国内的多个俱乐部。不过凭借出色的身体条件,愈发强壮的他很快就得到了赏识。1991年,13岁的德罗巴加盟了瓦讷俱乐部,而且他很快就在主力阵容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从那时起,他认为自己终于可以凭借当球员的收入养活自己,甚至养活家人了。

不久后,德罗巴的心气越来越高,他想去一个更大的舞台发展,他希望能够加盟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但那次试训的结果并不好,巴黎圣日耳曼拒绝了19岁的他。正当他有些心灰意冷,独自一人默默离去之际,来自法乙的勒芒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原本勒芒俱乐部的主席对于德罗巴并不感冒,他不清楚这名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到底有何能为,是否会让自己的投资打水漂。可是在时任勒芒主帅威斯特洛普不遗余力的举荐,以及一番,“我发现了一名前锋的好苗子,我要把他培养成职业球员”的言论下,勒芒最终给德罗巴提供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份合同,而德罗巴也以各项赛事72次出场、15个进球的数据,伴随它渡过了五年起起伏伏的岁月。

接下来,一切开始逐渐步入正轨,身体条件、技术能力愈发成熟的德罗巴,越来越有大将风范。他凭借自己在法乙联赛中不断积累的名气、斩获的进球,得到了法甲甘冈俱乐部的赏识,与日后成为法国国脚的马卢达组成了一对无坚不摧的锋线搭档,将甘冈这支每年都在为保级而战的鱼腩球队,一举带到了法甲第7名的成绩。

那一刻,他得到的不只是来自各方的赞美和表扬,还有一份他根本没想到的意外惊喜——来自法甲豪门马赛向他提供的一份合同。要知道,德罗巴从小就是一名马赛的球迷,这一刻如果不是梦想成真、梦想照进现实的话?又是什么呢?

2002年7月1日,刚刚成为马赛新任主教练的佩兰(前国足主教练),对球队的阵容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希望球队能打出漂亮的进攻,并以进攻带动球队前进,从而逐步威胁到里昂在法甲的统治地位。

经过了一个赛季的不断尝试与磨合后,佩兰发现制约球队成绩的主要原因在于锋线的攻击力,他认为自己需要一名能够源源不断进球的超级射手。因此经过不断的考察、对比后,他打造出了一条在法甲联赛中堪称是梦幻的“非洲”锋线组合——德罗巴、马莱、易卜拉欣·巴卡约科、米多。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笔引援就是:以330万英镑的价格,从甘冈签下的德罗巴。几乎是与此同时,德罗巴还谢绝了法国队的邀请,顺利敲开了科特迪瓦国家队的大门。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初来乍到的德罗巴与球队完成了无缝对接,似乎他就是专门为马赛打造的一块拼图一般,让佩兰为球队设定的战术一次次发挥得淋漓尽致,拿下一场场胜利。即便那个年代的法甲还处在里昂“一超多强”的天下,那个年代的法甲射手榜上还有保莱塔、西塞、农达这些足够伟大的名字,可是德罗巴却依靠蛮不讲理的方式,仰仗自己的身体优势不断的进球,将马赛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步步缩小,将个人的数据逐步提升,直至和那些享誉已久的射手足以并肩而论。

于是,一个赛季下来,并不被多少人看好的德罗巴,意外的以35场联赛、19个进球的数据杀入了法甲射手榜的三甲,又意外的以各项赛事55场、32球的数据,当选了2003/2004赛季法甲的最佳球员、法国足球先生,甚至他还入围了世界足球先生的候选名单,与罗纳尔多、齐达内、菲戈等同台竞技。而他所效力的马赛,也化身为了一匹黑马,在许多人根本不重视的情况下,成功闯进了欧联杯的决赛。

或许有那么一段时间,在马赛无比开心的德罗巴,真的打算在这座法国最大的港口走完一生,或者说是走完自己的球员生涯。然而因为2003/2004赛季的一场欧冠比赛,他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决定踏过英吉利海峡,去那片天地找寻一个更伟大、更辉煌的明天。

那一天,他对阵的是穆里尼奥率领的波尔图,德罗巴像以往那样倚住了对手的后卫,继而杀入禁区,顺利攻破了对手的球门……赛后,对他赞赏有加的穆里尼奥找了个机会告诉他,“执教波尔图的我,现在的确没有足够的资金签下你,但是有朝一日我去了其他球队,你就是那名我最想要得到的球员”。此外,穆里尼奥还告诉他了这样一句话,“你是一名好球员,但你要是想成为最佳,那么你就得为我效力”。

多年后再去回首这段往事,好像也是因为这句话,才正式拉开了德罗巴与切尔西长达十年的情缘。

2004年夏天,得知马赛正在与切尔西接洽后,德罗巴起初并不认为自己会离开马赛,他觉得自己在马赛过得很开心。然而因为穆里尼奥的缘故,他在给马赛留下了2400万英镑的转会费后,空降斯坦福桥,穿上了切尔西的蓝色战袍,毅然登上了那艘被称为“切尔斯基”号的豪华巨舰。

21世纪初期的英超赛场,虽然激烈程度远非今日可比,但身体对抗已是家常便饭。初来乍到的德罗巴,一时间要陷入和对手中后卫不断的肉搏战中,对手没有怕,怕的反而是身体条件出色的他自己,因为他紧张了!在那个球迷、媒体对他都不太熟悉的环境中,人人都认为,德罗巴将是与亨利、范尼斯特鲁伊这对“绝代双骄”在射手榜上争风吃醋的第三人,结果直到联赛第3轮,客场面对水晶宫时,德罗巴才依靠埃辛的传中球,找寻到了自己加盟切尔西以来的联赛处子球。

意外的是,这粒联赛的处子球并没有让德罗巴尽快步入正轨,开始源源不断的收获进球,反而在切尔西不断的征程中,他的状态变得起起伏伏,有时候突然一鸣惊人,有时候在面对像伯明翰这样的鱼腩部队之际,竟然会打偏近在咫尺的单刀球。

那段岁月的德罗巴不断受到来自场外、媒体的批评,而他自己的内心也慢慢回荡起了一段声音,“或许回到马赛会让生活变得更好,但我是一名战士,我要继续留在这里,成就一番事业”。彼时,只有穆里尼奥坚定的站在了他这一边,并且告诉所有人,“等他(德罗巴)离开切尔西的时候,再去评价他”。

恐怕是受到了穆里尼奥一番言论的感激,也可能是受到了穆里尼奥暗中的点拨,在那一年的冬天来临时,德罗巴逐渐找到了在英超立足的办法——不再往禁区外面跑,不再考虑自己长途带球奔袭,不再考虑玩个脚下技术过人……从“魔鬼赛程”开始之日起,他便学会了仰仗自己的身体条件碾压对手的防线,几乎每次出现在小禁区内都是威胁。联赛杯决赛,是他在加时赛中完成绝杀,帮助切尔西3:2击败利物浦登顶,整个赛季他又用10粒进球、5次助攻的表现,帮助切尔西打破曼联、阿森纳的垄断,登顶英超。

接下来,2005/2006赛季,一个可怕的德罗巴出现了,在进球、助攻,大号“两双”的数据加身之下,切尔西如何不能卫冕呢?但这一年,其实还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觉得,德罗巴非常伟大的事。

在成功获得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出线权后,德罗巴与队友们一起在赛后高呼,“请宽恕我们,我们实现了诺言,我们厌倦了战争,我们的国家正在分裂,我们要和平,我们希望举行选举,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喜的是,世界杯进行期间,兵戈已久的科特迪瓦国内果然停战了;更可贺的是,世界杯后的非洲杯预选赛,比赛场地被选在了叛军首都布瓦凯举行。

国家队的赛事暂时告一段落,重回伦敦的德罗巴,不论是从竞技状态、个人气场,还是知名度方面,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他变得愈发成熟,更加强大,攻击球门的方式更是蛮不讲理。因此,我们才赋予了他“魔兽”这个外号,而且我们都希望时年28岁的他能够伴随切尔西更久一点。

虽说此时的切尔西已经没有了被德罗巴视为“恩师”的穆里尼奥,可不论是在格兰特、斯科拉里、雷·威尔金斯的手下,还是希丁克、安切洛蒂、博阿斯的手下,德罗巴的地位都是不可动摇的,即便财大气粗的切尔西在转会市场上仍旧一掷千金,锋线上的射手们来来往往,前有克雷斯波、舍甫琴科、皮萨罗、阿内尔卡等足坛名将,后有斯图里奇、博里尼、卢卡库等年轻人的不断成长,以及“圣婴”托雷斯的加盟,但是绕了一大圈之后,大家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德罗巴就是专门为切尔西量身打造的一员锋线大将。

此刻,不妨去回顾一下切尔西在“后穆里尼奥一进宫时代”中斩获的荣誉:2008/2009赛季的足总杯冠军、2009/2010赛季的英超冠军与足总杯冠军、2011/2012赛季的欧冠冠军与足总杯冠军、2014/2015赛季的英超冠军和联赛杯冠军。每一项都有德罗巴勇冠三军的身影,每一项都参杂了德罗巴的汗水和努力。但是在2012年夏天到2014年夏天这段时间里,德罗巴与切尔西却是绝缘的,因为他先辗转来到了中超赛场的上海申花,之后又效力过土超联赛的加拉塔萨雷。

尽管因为合同等一系列问题的缘故,德罗巴在中超赛场停留的时间非常短,可是在为上海申花出场的11场联赛中,他还是奉献了8球、2助攻的数据,效率非凡,可以说几乎每场比赛德罗巴都有贡献。接下来,移师土耳其的德罗巴也曾在2013/2014赛季欧冠联赛的1/8决赛中,再度回到斯坦福桥球场,看台上的球迷眼见这位昔日切尔西的绝对王牌归来,一时间感慨万千、难以言喻,甚至还有人为了这一次重逢,特地打出了“Drogba Legend(德罗巴传奇)”、“King of Bridge,Forever Drogba(蓝桥之王,永远的德罗巴)”等字样的巨型横幅。

此时的切尔西已经是穆里尼奥“二进宫”时代,远远望着看台上把自己奉为神明一般的众多拥趸,德罗巴再次抬头,仰望这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天空,突然觉得,在外漂泊了两年,可是似乎自己一直没有离开这里,而这里好像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果不其然!几个月后,皆大欢喜,切尔西与他签下了一份为期一年的合同。魔兽归来,王者归来……回归的德罗巴将在2014/2015赛季,以36岁的高龄继续征战绿茵场,继续为切尔西披挂出正。

2015年5月24日,已经提前加冕英超冠军的切尔西,坐镇主场在最后一轮的英超比赛中,3:1击败桑德兰。这一次,首发出战的德罗巴戴上了队长袖标,最后一次登场的他在两队球员的列队欢迎中出场,而为了让他接受全场球迷的掌声,穆里尼奥特意安排他在第29分钟被迭戈·科斯塔替换下场。

掌声响起时,威廉、斯图里奇、阿兹皮利奎塔这些后辈不约而同的将他抗在肩头,就像是他过去一次次一人把球队抗在肩头前进一样,而这既完成了切尔西锋线任务的交接,又完成了一次时代的交接……

之后,不服输的德罗巴还要再战,年近不惑的他远渡重洋,加盟了美国职业大联盟中位于法语区的蒙特利尔冲击,继续在赛场上发挥自己的余热。2015赛季,焕发了第二春的他在37岁的高龄之际,登场14次,打进12球、助攻1次,一跃成为了队中最具威胁的攻击点;2016赛季,已经年满38岁的他再接再厉,登场25次,打进10球、助攻4次,仍旧是队中最具威胁的攻击点。

2018赛季,德罗巴很清楚,已经39岁的自己不可能再像年轻人那样肆意奔跑、冲刺、进球,于是他以股东兼球员的身份,来到了美国职业大联盟第二级别的一支球队——位于菲尼克斯(又译:凤凰城)的凤凰重生。一边在这里尝试管理俱乐部,进行商业开发,一边继续自己登场、进球的脚步。

2018年11月,带领凤凰重生一路杀进美国足球联赛总决赛的德罗巴,或许梦想过自己率队加冕的一刻,然而结果却是一场失利。赛后,走向场边的他,努力告诉队友和球迷,“不要哭,不要哭……”,但他的内心里恐怕早已滚落了无数滴泪水,因为20年的职业生涯至此全部结束,不说再见,可是再见也不用再说。

未来的某一天,若是我们想起了切尔西的陈年旧事、象牙海岸的美丽风景、凤凰城的俱乐部……我相信你的心中一定会突然泛起一片涟漪,毕竟那些故事里都有德罗巴不可磨灭的身影,可是现在我们只想对他说一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